研究领域

 

我们的研究兴趣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1)自我积极性 2)内隐社会认知 3)文化心理
1、自我积极性 追求积极自我或自我积极性是人的天性,但是其表现、表达、维护和促进方式因文化而异。 我们特别关注东方文化下个体的自我积极性,包括:中国人的自尊(self-esteem)、自恋(narcissism)、自我知觉偏差(self-perception bias)、自我看法(self-view)等等。我们既关注外显积极性,又关注内隐积极性。具体地,我们从六个视角对自我积极性进行研究: 
1)跨文化的视角:着重探讨自我积极性的文化差异及其含义。 
2)文化内的视角:着重探讨中国的自我积极性及其维护如何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 
3)认知神经的视角:着重探讨自我积极性的认知神经基础或表现。 
4)发展的视角:探讨中国文化下个体的自我积极性的发展轨迹及其影响因素。 
5)遗传的视角:探讨基因和环境对自我积极性的作用和相互影响。 
6)应用的视角:探讨自我积极性对个体心理健康、幸福感及其他行为的关系(如:国际关系、决策行为、消费行为等)。

2、内隐社会认知 人类对自己和他人的认知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无意识、自动化、内隐方式进行的。中国人凡事讲究委婉、间接的文化使得在中国研究内隐社会认知具有特别的学术价值和应用价值。我们关注:1)内隐自我、 2)内隐态度、 3)内隐刻板印象、4)内隐人格、5)内隐社会认知研究方法等。特别的,我们关注这些领域在中国文化下的应用。

3、文化心理 近三十年来文化心理学集中显示了一点,人类心理与文化是相互建构的。我们特别关注自我积极性的文化间和文化内的差异、文化冲突与内隐社会认知、中国传统文化价值的心理学研究等。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