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闻中心】 (第3页)

    新闻中心

  • 2014世界杯内隐心理调查

    014世界杯 即 2014年巴西世界杯 。 2014年巴西世界杯(英语:2014 FIFA World Cup)是第20届世界杯足球赛。比赛于2014年6月12日至7月13日在南美洲国家巴西境内12座城市中的12座球场内举行。 这是继1950年巴西世界杯之后世界杯第二次在巴西举行,也是继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之后世界杯第五次在南美洲举行。巴西世界杯共有32支球队参赛。除去东道主巴西自动获得参赛资格以外,其他31个国家需通过参加2011年6月开始的预选赛获得参赛资格。 巴西世界杯期间,总共在巴西境内举办共计64场比赛角逐出冠军。同时,巴西世界杯是首届运用门线技术的世界杯。 云端心理实验室推出2014世界杯内隐心理调查,专题页地址:http://2014.cpsylab.com/

  • 本实验室一篇关于行为遗传分析的文章被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接受

    本实验室蔡老师的一篇题为:《Liking for Name Predicts Happiness: A Behavioral Genetic Analysis》被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接受发表。特此祝贺。

  • 心理所揭示青少年的内隐自尊随年龄增长而降低

     近二十年来,内隐自尊一直是内隐社会认知和自尊领域的热门研究课题。内隐自尊是指由于过度学习而自动化了的自我评价,在个体的心理健康和自我调节中扮演着重要角色。青少年是人生发展最快、最为关键的时期之一,也是个体自尊发展的重要时期。心理所社会与工程心理学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学者蔡华俭的研究组在国际上首次考察了青少年期内隐自尊的发展规律。   青少年正处在儿童向成人的过渡期,消极情感、与父母的冲突行为显著增多。已有研究发现,消极情感、与父母的冲突会损害个体自尊。此外,随着青少年形式思维能力的提高,对自我的评价也更为客观、更少偏差。另外,儿童期个体的自我认识通常都有明显的积极偏差。基于上述线索,蔡华俭研究员预测,个体进入青春期后内隐自尊将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降低。   共有来自中国东部两所中学(包含初中和高中)的599名学生参与了本研究。他们年龄跨度为11-18周岁,平均年龄为14.1岁 (SD = 2.16)。所有被试均独立完成内隐自尊和外显自尊的测试:内隐自尊通过标准化的内隐联系测验(IAT)进行测量,并采用改进后的D分数作为指标;外显自尊则通过Rosenberg自尊量表进行测量。二者均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结果发现(见下图),所有年龄段学生的IAT均值都显著大于零但呈下降趋势,表明所有年龄段的青少年均拥有积极的内隐自尊,并且青少年后期的内隐自尊低于青少年初期。多元回归分析显示,青少年的年龄和内隐自尊的水平呈显著的反向线性关系,即青少年的内隐自尊随年龄增长而降低,并且这种负相关对男性和女性都是一致的。所有年龄段青少年的外显自尊的均值都高于量表的中点,但其与年龄呈倒”U”型关系。这与一般的心理发展的线性模式不同,说明中国人外显自尊的发展具有一定的特殊性。结果还显示,在各年龄阶段,外显自尊与内隐自尊的相关都不显著,表明青少年的外显自尊与内隐自尊是分离的。   该研究首次揭示了青少年内隐自尊的发展规律,即青少年的内隐自尊随年龄增长而逐渐降低。关于内隐自尊的发展,目前广为接受的看法是内隐形成于个体幼年并将终生保持相对稳定,而蔡华俭研究员等的研究表明,这一观点是不准确的,内隐自尊并非终生稳定,至少在青春期是可变的。这一发现凸显了研究内隐自尊的终生发展的重要性,也在一般意义上丰富了对内隐社会认知、特别是内隐社会认知发展的认识。   该研究受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项目(Y1CX153003)、自然科学基金 (31070919)、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重要方向项目(KSCX2-EW-J-8/Y1CX012Y01)等项目资助,于近期发表在PLOS ONE上。 Cai, H., Wu, M., Luo, Y.L.L., & Yang, J. (2014). Implicit Self-Esteem Decreases in Adolescence: A Cross-Sectional Study. PLOS ONE, 9(2), e89988.

  • 心理所揭示自恋不同维度受不同遗传因素影响

      自恋的主要特征包括过度的自我膨胀和对他人的冷漠。研究表明,自恋的各种表现可以归纳到自身的(intrapersonal)和人际间(interpersonal)两个维度上,前者以自大(grandiosity)为代表,后者以特权感(entitlement)为代表。但目前对自恋这两种子维度的起源还缺乏认识,因此心理所社会与工程心理学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学者蔡华俭的研究组采用双生子研究方法从遗传角度分别考察了自大、特权感及其相互关系。   通过对比同卵双生子(monozygotic)之间和异卵双生子(dizygotic)之间在行为、特征上的相似度,双生子研究可以分析出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各自对该行为、特征的个体差异的影响程度。由于同卵双生子的遗传物质完全一样,异卵双生子的遗传物质平均只有一半相同。如果双生子从小生活在一起,他们都将受到共同的学校、家庭环境的影响,彼此的行为会更相似。此外,双生子中的每个成员还会受到生活事件、朋友等特异于每个个体的环境因素影响。   本研究考察了304对来自北京的青少年双生子(平均年龄18岁),其中同卵双生子152对,异卵双生子152对。每名双生子独立完成自大和特权感的心理量表。结果发现,自大的遗传度为23%,共同环境的影响为17%,剩余60%的个体差异则来自特异性环境;特权感的遗传度为35%,特异性环境解释了其余66%的个体差异,共同环境的影响为0。进一步,采用多变量遗传模型分析(见下图),该团队还发现影响自大和特权感的遗传因素基本不同,只有7-8%是一致的。影响自大和特权感的环境因素也是一样,92-93%都只作用于其中一种自恋维度,两种的交集很小。综上,自大和特权感的遗传、环境基础相互独立,只有有限的重叠。   本研究首次发现了自恋两种子维度的可遗传性,并且揭示了自大和特权感的遗传、环境起源均相互分离。这从发生层面证明了自大和特权感代表的是两个相互独立的自恋维度。该研究加深了我们对自恋的认识,同时还论证了区分自恋子维度的重要性。   该研究受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重要方向项目(KSCX2-EW-J-8/Y1CX012Y01)、自然科学基金 (31070919、31300871)、“百人计划”项目(Y1CX153003)、心理所青年基金(Y1CX273005)资助,于近期发表于Plos One。 Luo, Y.L.L., Cai, H., & Song, H. (2014). A Behavioral Genetic Study of Intrapersonal and Interpersonal Dimensions of Narcissism. Plos One, 9(4), e93403. 图1 影响自恋两个维度的遗传、环境因素的分解模型

  • 心理所揭示不同类型的自恋具有不同的遗传基础

        自恋是一种过度的自大、自我陶醉。已往研究发现,自恋的人常认为自己具有无可匹敌的能力、权威和领导力,相信世界在自己的领导下会变得更好。简单说,这些人眼中的自己就是超级英雄。这种自恋称为A(agentic)型自恋。最近有研究提出,除了A(agentic)型自恋,还存在另一种C(communal)型自恋。C型自恋者自视为圣人,他们认为自己最仁慈、最乐善好施,觉得如果自己出手地球上将不再有纷争和饥饿。目前,对C型自恋与A型自恋的区别认识很有限,心理所社会与工程心理学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学者蔡华俭的研究组采用双生子研究方法从遗传学角度考察了C型自恋与A型自恋的关系。   双生子研究是通过比较同卵双生子(monozygotic)之间和异卵双生子(dizygotic)之间在行为、特征上的相似程度,来了解遗传和环境因素如何影响该行为、特征的个体差异。同卵双生子的基因完全相同,而异卵双生子的基因平均只有50%相同。若双生子从小生活在一起,他们都将受到共同的学校、家庭环境的影响,彼此的行为会更相似。此外,双生子中的每个成员还会受到生活事件、朋友等特异于每个个体的环境因素影响。   本研究考察了304对来自北京的青少年双生子(平均年龄18岁),其中同卵双生子152对,异卵双生子152对。每名双生子独立完成A型自恋和C型自恋的心理量表。结果发现,A型自恋的遗传度为47%,即这种自恋的个体差异有近一半是源自遗传因素;C型自恋的遗传度为25%,即这种自恋的个体差异有四分之一源自遗传因素;同时,特异于个体的环境因素对两种自恋的影响也很大,分别为53%和61%;但是,共同拥有的环境因素对自恋的个体差异的影响却很小,仅为0%和15%。进一步,采用多变量遗传模型分析(见下图),该团队还发现影响A型自恋和C型自恋的遗传因素只有32%相同,而影响它们的环境因素的重叠更小,仅6%。换句话说,A型自恋和C型自恋的遗传、环境基础大体上是相互分离的,只有很小的交集。   该研究首次揭示了C型自恋的可遗传性,表明C型自恋与A型自恋一样是重要的人格特征。并且本研究还发现C型自恋与A型自恋的遗传和环境起源是相互分离的,从遗传层面证明了A型自恋和C型自恋是两种相互独立、仅有较低相关的人格特征。该研究不仅拓展了对自恋的认识,还指出将来研究中对自恋进行区分的必要性。   该研究受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项目(Y1CX153003)、自然科学基金 (31070919)、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重要方向项目(KSCX2-EW-J-8/Y1CX012Y01)、心理所青年基金(Y1CX273005)资助,已于近期发表于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期刊。 Luo, Y.L.L., Cai, H., Sedikides, C., & Song, H. (2014). Distinguishing communal narcissism from agentic narcissism: A behavior genetics analysis on the agency-communion model of narcissism.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49, 52-58. 图1 影响A型自恋和C型自恋的遗传、环境因素的分解模型

  • 国际著名社会心理学家Constantine Sedikides教授访问心理所

     9月6至17日,应蔡华俭研究组的邀请,国际著名社会心理学家Constantine Sedikides教授对中国进行了学术访问。   Sedikides教授于1988年获得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社会心理学博士学位,先后任教于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北卡莱罗那大学教堂山分校,现为英国南安普敦大学心理学院自我与认同中心主任、教授,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Sedikides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自我与自我认同,重点关注自我积极性及其维护,是该领域的开拓者和领导者之一,共出版11本独著或合著,发表近250篇学术论文,获得过多项学术奖项。